南方公路

国家一级做梦选手

 

忽然发现可以置顶了诶

混乱邪恶,本质杂食

性向通吃,自拆自逆

反复横跳,偶尔拉郎

萌点清奇,雷点很少

CP很好,CB更妙

如有踩雷,屏蔽绕道

感谢厚爱,喜欢就好

 

【帝幻/幻帝】春雷

无差,40分钟写出的小学生作文,实在没时间摸鱼了我好菜啊

一个读作酒后吐真言读作说胡话的故事,当然什么都没发生


他听见春雷在天上翻滚。


梦野幻太郎忘了在哪本书上看到过这句如同稚童般的话。此时此刻,因为酒精的缘故他的脑内一片混沌,听着窗外的雷声,根植于他心中的印象使他不由自主的念出了这句话。


“帝统,春雷在天上打滚。”

“什么?”

被点名的人一时间感到疑惑,但梦野幻太郎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用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的目光有点呆滞。几个小时前,这个人才把他从公园外的长椅上带回了家。


“房租的话就卖一个肾来偿还吧——当然是骗你的。”

当然了,他总是满口谎话和欺骗,有栖川帝统认识他以来,从...

  33

虽然可能不关我这个咸鱼的事情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把以前的车都炸了,没办法,不能一直这样抱着侥幸心理

感谢大家的厚爱

 

天体觀测

小灰视角,一个解体大圣杯之后的妄想,十分粗糙

二世生日快乐!


我第一次出国是去日本,想当然的,不是去旅游,而是和我那个总是被麻烦事缠身的师父一起去解决新的事件。如果不是莱妮丝小姐提前帮我办好了护照,可能我会比经历机场的安检更难过。

跟着一起去的还有刚入学时钟塔不久的远坂凛,据说她也是圣杯战争的参加者。

而师父和她一同前去,就是在冬木的地下,解体大圣杯。

整个过程我在这里不多赘述,我只是觉得很奇妙,本来我和师父的相遇,就是因为师父打算参加这次的圣杯战争,虽然师父放弃了参战资格,但我最后仍然被这种奇妙的缘分牵引到了这里。

据说这也是那位亚瑟王这次也出现了,但是我没有心情关注这些...

  16

模特

是正篇结束后的剧情,涉及到光之庭

有剧透注意

对于香蕉鱼的设定还不是特别了解,欢迎各位大佬提出

ooc注意,第三人视角注意


我大学时,曾经给人当过模特。

并不是说我自己去试镜,然后站在摄影棚里,撩起头发,摆出摄影师指定的姿势。在遇到奥村英二之前,我从来没有这样的念头。

我当时在读大学二年级,明明是课业最多的一年,但我却不知为何,忽然失去了信心,课也不去上,作业也不交,我的学分岌岌可危,可我却置之不理。只是每天待在宿舍,以零食顶替三餐。

我并不是没有尝试过重新努力,我尝试让自己振作精神,读书,打篮球,但是每次都觉得,做了这么多又能怎么样呢?所以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22

韦伯维尔维特变成了婴儿

是时钟塔育儿传
十分沙雕ooc且缺德
诺利吉全员养老师
本质上就是妄想,所以别在意了

1
韦伯.维尔维特——埃尔梅罗二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婴儿。
大战略的t恤盖住了整个身体,成了他的襁褓。他艰难的从领口里伸出手,看到自己的手指变得又粗又短。
受到惊吓的韦伯想要大叫,却听到属于小婴儿的哇哇大叫。更糟糕的是,他渴了,他却只能通过哭来表达自己的需求,然而这会让他更渴。
万幸的是门开了,不幸的是走进来的人却没有让他好受多少。

2.
“总而言之,兄长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莱妮丝向一脸呆滞的格蕾总结到,身后的水银女仆特里姆玛乌抱着变成婴儿的埃尔梅罗二世,手法熟练到惊人。
莱妮丝刚进门的时候,一脸茫然的望着婴...

  3

【赫菲斯提翁(Faker)X格蕾】孤独的收割者(1)

是赫妹x小灰

不知哪个平行世界的月球魔术,二世和小灰设定都是魔术师

十分ooc,有bug欢迎提出


在我听到师父的遗嘱之后,我就明白我没有时间因为师父的去世而悲伤了,一切都是那么突然,我必须马上启程,完成这个任务。

虽然我早就习惯了到处漂泊的生活,但因为刚刚处理完师父的后事,所以这趟旅途有点不同寻常。当我终于看到一片火光时,我明白亚历山大的军队在这里安营扎寨,因为篝火的火光一直蔓延到小溪边的空地上

我终于松了口气,我实在是太累了,连喝口水都匆匆忙忙。但我明显是被士兵们注意到了,在远征期间,任何异常都会引起他们的警惕。我倒是不担心他们对我动手,即使不尊敬魔术师,人们也会对诅咒和未...

  10

【青子生贺】致久远寺有珠的一封信

是青子生贺,胡乱猜测if线
所以魔夜2什么时候出

有珠:
  我想你也不可能有手机或者邮箱,即使有我也不知道,所以这是我唯一能联系你的方式。

我已经不知道上一次和你联系是在什么时候,你现在应该很忙,我无法要求你主动联系我,而且你也没办法联系我,因为我的地址一直在变。

我想问候的人太多了:草十郎现在应该已经过上了平凡的幸福生活了吧?律架现在还游手好闲吗?唯架和咏梨神父还在合田教会吗?上次你还在为了那篇论文而头疼,现在你还在做研究吗?

一边漂泊一边写信,这听起来很浪漫,但实际上真正感受过之后才知道有多艰辛,就像投出一个漂流瓶一样,无法收到对方的回音,也无从得知它的下落。而这一切都是我...

  6

【文柄咏梨x周濑唯架】Cambell

是合田教会组的一个小故事

就算久经锻炼,也难以忍耐刚动完大手术之后全身的疼痛,文柄咏梨在简朴但却素净的小房间里醒来,房里的整洁反应出了主人一丝不苟的性格,但是咏梨只是看着天花板,因为他连翻身都做不到。

而且这个房间的主人,是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他不用看都知道这是谁的房间。刚刚的手术也是她进行的,不知道收拾了多长时间,但房间干净得让人想象不到进行过手术,真的很有她的风格,咏梨笑了。

接着,刚刚进行了手术的女人——周濑唯架把访客拒之门外,推门进来了。神态平和得仿佛根本不是刚进行完手术没多久,而是在看着自己的宠物猫在猫爬架上晒太阳。

“咏梨神父,你能醒过来真是万幸。”

周濑唯架用平和的...

  4

【埃尔梅罗双壁】仲夏夜之梦(6)


夜风安静的吹出一首小夜曲,知更鸟在树上随着节奏跳跃着,它时不时转转脑袋,乌溜溜的瞳仁注视着诺利吉学生宿舍的动静:斯芬静溜出了自己的宿舍,动作轻得仿佛脚底长了肉垫,然后进了弗拉特的房间。

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弗拉特依旧静静地睡着,不得不承认他安静下来的时候,仿佛油画中描绘的美少年。

斯芬掀起他被子的一角,把手搭在他的手上,虽然沉睡着,但他的手仍是温暖的。斯芬从衣领里掏出了吊坠,把项链从脖子上摘下来,打开了瓶盖,一口气喝下了里面的液体。

有一种被太阳晒过般的感觉弥漫全身,仿佛温暖的电流,让斯芬的视野陷入黑暗,然后他意识到,他仿佛潜水员般在弗拉特的意识中。

然后弗拉特的意识也飘到了他的脑...

  6

© 南方公路 | Powered by LOFTER